等待天晴

真爱楼诚及楼诚衍生、靖苏
凯凯帅爆了~~~
英剧爱神夏~

[琰殊] 雨

第一次写污写的我好方所以应该OOC了,全文7800+第一次爆字数爆得这么厉害,满满的诚意啊小伙伴们不要嫌弃呀么么哒~被删了好几次希望这次没事了,看文愉快~

以下正文

----------------------------------------------------------------------------

萧景琰在殿前跪着,脑海里一片空白,耳边只有雨声,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的往他身上砸,跪得麻木的身体动不了也不想动,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夕之间世界就变了。

他去东海前林殊和他玩闹,非说要给他带珍珠当弹珠玩,还要个鸽子蛋那么大的,哪有那么容易。

在东海他把一应事务都安排好了之后就急忙向当地渔民打听在哪个地方容易找到大珍珠,问出地点后他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耗在了那些地方,一次又一次的下潜、浮出,再下潜、再浮出。

海底漆黑又冰冷,可是这是小殊想要的,一想到这点他就浑身充满了力量。

日子久了他卧房的箱子里放了满满一箱子珍珠,回来的前几天他把满满一箱子的珍珠全倒了出来,满室华光,他一个个的比着找出了最大的那个,没有鸡蛋那么大不过比鸽子蛋大,萧景琰开心的想,这下小殊应该满意了吧。

从小萧景琰和林殊就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看到林殊,周围必然会有萧景琰。

还记得有一次林殊不想再听老先生的唠叨想逃课,可是院墙那么高,旁边只有一棵树,他们只能先爬到树上再跳下去,上去很轻松,可是要跳的的时候,从小胆子就大的林殊不知道怎么的就半天不敢动了。

萧景琰看着他,笑了:“小殊,你不会是怕了吧?”

林殊嘴硬:“谁怕了,站得高风景好,小爷在看风景呢!”

萧景琰听到林殊明显心虚的声音忍不住逗他:“那咱们赶紧跳下去吧,我好像看见先生了。”

林殊本来心里就有点怕,听到萧景琰这么一说心里一慌脚下一滑就一头栽了下去,萧景琰只想逗逗他,见此惊叫了一声“小殊!”就也跟着跳了下去。

在半空中搂到人之后萧景琰赶紧一个翻身把林殊紧紧护在怀里,砰的一下两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林殊着急的撑起身体:“景琰你没事吧?!”

萧景琰紧紧的抱着他:“你有没有事,摔疼了没?”

林殊急了:“我能有什么事你把我护着呢,你个笨水牛我在问你啊,有没有摔到哪里,谁让你跟着跳下来的!”

萧景琰看着林殊急红的眼傻笑:“我看见你掉下来了,不想你疼。”

听到这话林殊脸上飞起一抹红云:“笨水牛!”

把人拉起来仔细看了,确定没伤到哪里,两人高高兴兴的手拉手一起去野了。当然,回来少不了先生和林大将军的骂,被骂的时候林殊总会偷偷对萧景琰吐舌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在萧景琰看来别提多可爱了。

第一次互相亲吻是在萧景琰的府邸,萧景琰十五岁生日那天,天刚蒙蒙亮林殊就穿着一身红衣去找萧景琰,他要第一个对萧景琰说生辰快乐。小心翼翼的走到萧景琰寝室门前尽可能小心的推开门探头一看,萧景琰躺在床上睡得正熟呢。林殊偷笑,这头水牛,睡得这么沉。蹑手蹑脚的来到床边,林殊趴在萧景琰身边看他纯粹如稚子的睡颜,看的入神竟忘了眨眼。景琰的睫毛真长啊,林殊心想,好想摸一摸。想着就动起手来,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这种偷偷做的的小亲密让林殊笑弯了眼。景琰的睫毛长的真密,衬的那双小鹿样的眼越发好看,林殊一根根的数了起来,想要数清楚到底有多少根。

萧景琰早在林殊靠近寝室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就不想睁眼睛,感受着小殊在摸他的睫毛,在数他的睫毛,还小声说她的睫毛长眼睛好看,一大早心里就像抹了蜜似的甜。在林殊又一次忍不住把贼手伸向他的睫毛的时候,萧景琰突然睁开了眼。

“啊!”林殊被他突如其来的睁眼吓得忍不住小声惊呼:“你怎么醒了?”

萧景琰坏坏的笑:“数清楚我有几根睫毛了吗小殊?”

林殊反应过来萧景琰早就醒了却装睡,恼羞成怒的跳上床要打萧景琰一拳。萧景琰伸手一挡,抓住林殊的手不让他动,再顺势翻身把林殊压在身下。

林殊双颊绯红还在挣扎:“你竟然装睡!快放开我!”不停的磨蹭着想要脱身而出。

大清早的,萧景琰被他磨得有些不自在,脸也有些红,只好放手:“好了好了,小殊我错了,你别乱动。”

林殊手自由了之后才发现萧景琰的不自在,他灵动至极的眼珠一转,嘿嘿笑道:“我乱动什么了呀。”边说还边不老实的又蹭了一下。

萧景琰耳根都红了,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殊看他这幅呆相,心一下子软了:“真是一头呆水牛,算啦不逗你了,生辰快乐,想要什么礼物?”

萧景琰耳根红晕未消,专注的看着他,红衣似火,黑发如墨,眼神温柔发丝凌乱衣襟微敞的躺在他身下,祝他生辰快乐,只觉得全天下的光都聚集在他身上,那么美,美的眼睛不敢移开一点。不自觉的开口:“小殊,小殊......”在这一刻他只想唤他的名字,把他的身影刻在心底。

听到萧景琰满怀柔情的叫他,林殊的耳朵也红了,心里又是害羞又是开心,也只能不错眼的盯着萧景琰,小声回应:“景琰......”

不知是谁先吻住了谁,双唇相交的感觉那么软,那么暖,暖到了人心底。慢慢的林殊不满足于只是触碰,轻启齿微微咬了萧景琰的唇一下,然后就像发现什么新玩具似的一下接一下的轻咬,萧景琰刚开始还有些不敢动,呆呆的任凭林殊作乱,直到林殊不满的哼了一下,他才如梦初醒般的回应,轻轻地舔了一下林殊的唇,手下也紧紧的把林殊搂进怀里,越搂越紧。林殊忍不住小声:“轻点。”说话间两人舌尖轻触,一瞬间两人的全身都像过了电一样,从发丝麻到了脚尖。萧景琰无师自通的启唇伸舌勾住了林殊的,深吻而下搅搅缠缠不愿放,大力的在林殊口中吮吻。“嗯~”林殊也不甘示弱的缠住了萧景琰的,两人互相较量似的勾缠,谁也不愿先认输。最后还是萧景琰技高一筹,趁林殊专注于唇舌较量之时手悄悄往下,“啊!”林殊的腰部敏感至极被摸到的时候整个人都弹了一下接着眼神迷离了下来,萧景琰心头一喜,舌尖灵活的往四周扫去,轻舔林殊的齿根,吮吸林殊口中的每一滴唾液。狂风暴雨般的深吻过后,林殊已经双眼迷离,脸颊红晕遍布,整个人看上去可爱的不得了,任凭萧景琰摆布,萧景琰心中也一片满足,温柔的一下一下轻啄林殊嘴角,舔吻刚刚激情时林殊口中不自觉留下的蜜液。

林殊回过神来的时候,萧景琰正顺着嘴角往下舔吻,皮肤上传来的轻柔触感让林殊有点不好意思,就抱住萧景琰的头不许他动了,萧景琰嘴角带笑眼含柔情的看着他,笑的林殊耳根的红晕都蔓延到脖子了。

林殊羞恼不已横了萧景琰一眼嗔到:“呆子水牛,看什么。”只可惜他刚刚才被萧景琰狠狠地吻过,眼角的红晕还未消散,他自以为横的一眼在萧景琰看来真是媚眼如丝说不出的动人。

萧景琰忍不住的低下头又一次的吻了上去,这次他很温柔,两人柔情四溢的互相吮吸,交换唾液,心中一片满足。

一吻毕,两人相拥着躺在床上,萧景琰抚摸着林殊的眉眼特别开心的笑了,“小殊,你就是我最好的生辰礼物。”

从那天以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像撒了糖,霓凰郡主直呼瞎了眼再也不和他们一起玩耍,两人天天形影不离,只觉得空气中都散发着甜味,一看见对方就想笑着蹭上去。

萧景琰十七岁,皇帝下命要他去东海练兵,估计一去要好长时间,有情人怎能忍受这么久的分离,林殊在问萧景琰要大珍珠当礼物之后突发奇想说:“我们去孤山上玩吧,正是花期。”萧景琰从未拒绝过林殊,一口答应。

两人骑着马你追我赶的打打闹闹的来到孤山,果然花期正好,漫山遍野的花,一丛一丛的热烈盛放着,美不胜收。

两人不走大路专挑小路随意往上,色彩艳丽的花丛越来越高,最后实在茂盛的不能前进,脚下青草依依,好闻的青草香气和各色花香缠绕着,两人挑了一块花丛中还算平坦开阔的草地互相依偎着躺下,天上白云悠悠,耳边清风习习。

躺着躺着林殊就不老实了,他一直记着第一次亲吻时被萧景琰占了上风的事,总忍不住讨回来,此刻就毫不客气的把萧景琰压在身下直接吻了上去。

两人互相一触碰就如同触发火焰,紧紧地拥抱着激烈亲吻,口水声咂咂作响,两人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萧景琰忍不住往林殊的脖子吻去,被咬住喉结吮吸的时候林殊发出一声惊喘,萧景琰含住那个小小的喉结使劲亲吻,林殊只觉一阵酥麻难耐,越发受不住。

萧景琰抬头看林殊,他俩虽然早就定情,但一直也就是亲吻抚摸,一直没做到最后一步,这一次萧景琰要去东海,两人即将长久分离,萧景琰就有些忍不住了,此刻抬头就是不愿勉强林殊,他不想做任何可能会让林殊不高兴的事情。情到浓时忍不住的又何止萧景琰一个呢,林殊眼含春水红着脸点了点头。

(不可说部分点这里捂脸http://m.weibo.cn/5786674049/3950025928905371?sourcetype=page&lfid=2304135786674049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lcardid=&mid=3950025928905371&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50025928905371&uicode=10000002

怕把林殊压到他用最后的力气翻了个身让林殊躺在自己身上,等待失神的林殊回过神来,望着林殊还沉浸在快感中的诱人眉眼,萧景琰心情很好的满怀怜爱的亲亲林殊的额头,微微苦恼的想着,怎么办呢好像稍微有点过火了,小殊会不会生气啊。

远处不知名的鸟群飞来,清风吹过花瓣纷扬而下,日光正盛,一派晴朗好天气。

那次小殊果然生气了,狠狠的在他胸前心口的位置咬了一口才展颜,那时候的他们多么快乐。

摸摸用药之后还留着的咬痕,萧景琰抬头看着大雨毫不留情的冲刷而下,眼中一片死寂。

萧景琰已经跪了三天三夜了,从他从东海回来开始。在东海战场上受的伤还没完全愈合就开始跪在大殿前,父皇,他那狠心无情的父皇,就这么一直冷眼旁观着,雨刚开始下的时候萧景琰身周红了一片,全是血水,静嫔赶来之后心疼的不得了,哭着劝他好歹先把伤口好好包扎一下,萧景琰没动,静妃流着泪给他包扎好之后也跪在了他身边,这是一向温婉的她作出的最出格的事了吧。但是静嫔身子弱,又郁结于心,一天过去就受不了晕过去了,萧景琰命芷萝宫的宫人把静嫔抬回去好好照看,自己继续跪在了那儿。

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还有旧伤在身,萧景琰的眼前已经模糊一片了,他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的脑海里只有林殊的身影,怕高不敢跳眼含恐惧的小殊、被他吻住脸颊绯红的小殊、打闹玩耍时灵动的小殊、战场上意气飞扬的小殊、还有最难忘的孤山花丛中爱意满满的小殊。萧景琰绝对不相信皇兄和林帅会谋反,绝对不相信林殊已死,他和小殊说好了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小殊怎么可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走在他前面!

雨越下越大,萧景琰一直挺直的脊背渐渐不堪重负,眼前好像出现了小殊的身影,一身银甲,红披风飞扬在雨中,脸上挂着他最爱看的笑,小殊,小殊,我就知道你不会离我而去,小殊你在说什么,不,不,我不要听你说再见,你的铁弓还没修好,我承诺你的大珍珠还没给你,小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萧景琰晕倒在了雨中,手往前伸着像是要抓住什么。

太皇太后终于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大雨中老人流着泪把萧景琰带走了,皇帝派人出来给太皇太后打伞,一向脾气好的老人冷着脸直接走了。

芷萝宫中,萧景琰发热发的整个人都糊涂了一直在喊小殊和皇兄,静嫔抓药,煎药,照顾他,和太皇太后相对垂泪,整个宫殿没有一丝鲜活气息。

千里之外的琅琊阁,林殊体内的火寒之毒又一次复发,他感觉特别的冷,冷到心都结冰了,脑海里只有萧景琰,只有萧景琰热烈温暖的怀抱,景琰,景琰,林殊念着这个名字陷入了黑暗,闭眼前一直望着金陵的方向。

雨一直下,好像永远也不会停。


评论(5)
热度(15)

© 等待天晴 | Powered by LOFTER